•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拒溢价3倍投资、单产品7000万成本,专访二元游戏CEO贾菲

  • 游戏茶馆
  • 2022年9月26日05时

/月下

去年3月,茶馆独家报道了《梦境链接》项目总制作人、前北京龙拳风暴COO贾菲北上创业的消息,当时的贾菲带着《梦境链接》的核心成员在北京成立了一家新公司二元游戏,一次立项了多个二次元项目。


当时贾菲就告诉我,这次创业和之前不同,相比较成为一家纯粹的游戏公司,二元的理想未来是一家以游戏为根基,不断均衡发展音乐、动画、漫画等业务的IP娱乐综合企业。如今,已经一年半时间过去,二元游戏也到了开始要对外“亮剑”的重要节点上。


备受市场瞩目的《跃迁旅人》在6月份获得版号后动作不断,于北京时间9月26日也就是今天正式上线,而另一款作品《代号:星辰》也即将迎来在国内的第二轮小范围测试。让我颇为意外的是,二元如今的员工数量已经突破了200人,在北京这个二次元氛围并不算特别浓厚的游戏城市里,这个数字与规模听上去多少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有些老套,但如果你在北京确实能够感觉到,最近这两年,提起北京做二次元的企业,那么二元游戏是经常会被人提起的那种,并且口碑一直不错”。

01
我不认为北京是“二次元荒漠”

茶馆:菲哥好久不见。

贾菲:谢谢月下的采访,我是二元游戏的CEO贾菲。

茶馆:我们先从3年前开始聊起吧,《梦境链接》的事故发生后,作为项目总制作人同时也是公司COO的你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贾菲:其实很简单啊,当时脑袋里只有四个字吧,卷土重来。


茶馆:真是自信啊。

贾菲:因为无论是我本人、其他的合伙人乃至整个项目组的同学都很清楚《梦境链接》本身的设计与质量是符合市场预期的,我们缺少的只是一个新的机会。

茶馆:所以你选择了北上二次创业,但我有个疑问,为什么是北京?

贾菲: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其实在很多人眼中现在的北京别说二次元,可能对于一家新锐游戏公司创业落地,可能都不是靠前的选择,但我有一些不同的见解。

首先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北京是我职业生涯里最熟悉的城市,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游戏,我都在这里积累了不少经验与人脉,算是我的半个主场,这对我后续无论是扩张还是资源储备都是先天优势。


其次,现在的北京整体的二次元氛围确实并不浓厚,但并不意味着北京没有人想做二次元,没有人有能力来做二次元。事实上根据我个人的了解,北京在这一块儿一直有缺口,只是因为上海这座城市最近这些年太过耀眼而被不少人忽视。

北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优势,那就是技术,这座城市在游戏上的技术沉淀是全国靠前的,而这些技术同学里有很多像我前面说对二次元项目有兴趣的,而二元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新的选择点。

这也是二元正式成立不到3年时间,人员却已经扩充了3倍甚至更多的原因。我们本就是热爱二次元并且有过项目成绩的团队,对于北京的二次元人才我们有着足够的向心力。


我们本就是热爱二次元并且有过项目成绩的团队,对于北京的二次元人才我们有着足够的向心力。

茶馆:其实还有一个点我认为是很关键的,那就是你们并非是“核心二次元”的定位。

贾菲:没错,其实这个是说到了根本上。

《梦境链接》是一款很好的二次元产品,但游戏的受众以及整体玩法框架模式,事实上并不是特别的强调内容,而是偏向玩法、数值等,这一点我觉得玩家其实是会有特别明显的体验感觉,我们也从来不在乎或者避讳去对外聊这些,因为没有关系。

二次元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只要你的产品足够优秀并且有着面向玩家群体的核心竞争力,那你就能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过去包括《梦境链接》在内也有很多产品陆续证明了这一点,当然这个话题我就不展开聊了。

借用最近两年圈内经常聊的一个词“品类融合”,我相信二次元是一个很明显需要品类融合且有着无限潜力的市场,我们可能暂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但二元游戏当下想做的就是成为这个领域下的Top1。


茶馆:当初你怎么说服团队跟你一起去的北京?正如你本人说的,北京可能是你的主场,但对于团队成员来说多少陌生了。

贾菲:信任。

其实在《梦境链接》后,我收到过不少厂商的邀请,其中有老牌的游戏大厂,也有刚布局或者对二次元有兴趣的行业巨头,给的条件其实都很好,但我最终都拒绝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团队的信任。

在我给团队表达了我想要在北京继续创业做二次元的意愿后,几乎《梦境链接》的核心成员都觉得可以跟我一起北上闯一闯,这其中包括主美、两个制作人以及核心策划、程序、TA、音乐负责人等,除此之外发行整个团队以及特别的IP组也都是全部跟了过来。

说实话当时我还是蛮感动的,也很感谢兄弟们能够信任我。现在几年时间过去,我们当初一起北上的核心成员几乎都还在。

茶馆:稳定,真的很难得。

02
极速追赶的跃迁宇宙

茶馆:你们一上来就宣布立项3个新产品,并且还是基于同一个IP世界观下的,这个步子是否有些大了?

贾菲:其实不大,或者说我觉得我们必须去这样做才行,主要有三个理由。

第一,在2020年我们出来创业的那个时候,行业的竞争压力已经非常大了,而二次元是一个需要不停曝光、给用户提供内容的市场,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有两条路可以走:花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建立影响力或者以IP整体为出发点从零开始多路线构建内容生态,我们选择了后者。


第二,从产品的角度出发,我们团队所构思的“跃迁宇宙”能够承载我们的意愿。基于跃迁宇宙,我们在严肃设定的前提下,利用星际、人外娘,平行宇宙等多元的特点可以构建一个个有意思的却又不同风格、不同故事的世界线,这些世界可能有链接可能相互独立,我们在创作层面有足够的发挥空间。

第三,非常现实的理由,那就是在北上之后,我手里有不止一个拥有才华的制作人,出于资产管理和公司整体规划的角度,多线程多开也是顺势而为。


茶馆:这么看来,作为系列首作的《跃迁旅人》就非常重要了,但你们在设计《跃迁旅人》上却非常的大胆,为什么会这么做?

贾菲:这就得聊到整个《跃迁旅人》的立项背景了。正如我前面所说,整个跃迁IP是多元化的,基于这个多元化的基础,《跃迁旅人》的本身的立意站的住。


其次,我们没想过跟风去做已经被做烂或者正在成为创作主流趋势的一些元素,跟风很蠢,而在一些创作趋势上去跟头部产品竞争也不是我们的优势区间,所以我们要做好的就是保证《跃迁旅人》能够在行业的“逆风口”同时给到市场独一无二的感觉。

事实证明我们的路线是成功的。《跃迁旅人》曝光后,异星文明、Furry、人外赛露露等成为了游戏的标签与符号,这些都是目前市面上二次元游戏较少使用的元素,但却在《跃迁旅人》这么一款产品上集中出现。


茶馆:今天游戏正式上线了,你们内部对《跃迁旅人》的成绩期待是多少?

贾菲:《跃迁旅人》是我们第一款上线的游戏,同时《跃迁旅人》的玩法是放置+自走棋的模式,其实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跃迁旅人》的项目定位是我前面提到的“品类融合”产品,相比较核心二次元,《跃迁旅人》在放置、RPG玩法上吸引泛玩家的能力更强,对玩家的粘性、时长要求相对较低。

我们内部看的很开,《跃迁旅人》没想过去跟头部竞争而是利用《跃迁旅人》的核心竞争力往中腰部产品去靠,成为这个市场环境下一款可以随时拿得起、放得下的完美副游,这是主动选择的结果,也符合我们对产品的成绩预期。

茶馆:想知道《跃迁旅人》的研发成本大概有多少?

贾菲:前后大概7000多万样子。

茶馆:7000万?老实说在我的印象里一个2D项目,这个成本好像有些高了。

贾菲:因为我们虽然是按照“腰部副游”的方向立项,但我们在该投入的地方没有偷工减料,很多东西我们是按照头部产品的标准在做。

就拿美术来举例,《跃迁旅人》里每个角色有四套美术资源,除了战斗是统一的精致像素小人,角色上我们有正常立绘,单独的插画以及独立的Live2d形象。


当然你说这些投入是否真的值得,那我倾向于让市场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始终认为,只要团队觉得值得那我们就这么去做,二元虽然是一家新公司,但钱暂时不会成为阻碍我们前进的阻碍。


茶馆:听说这次你们宣发准备的很充足。

贾菲: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顺带一提,这次我们宣发预算后面有8个0。

茶馆:听说海外的发行也都搞颠了~

贾菲:在《梦境链接》时期我们就认识了很多可靠的合作伙伴,这次二元游戏的产品他们也表现出了很强合作意愿,当然也有很多新的朋友来寻求合作。

目前可以透露的是,不仅仅是《跃迁旅人》,目前国内前不久CBT的《代号:星辰》海外也都已经签出去了,不止一家,整体谈的还蛮顺利的。


茶馆:有想过二元自己去发海外吗?你们毕竟也有小30人左右的发行团队。

贾菲:未来我们当然希望可以做到海内外全线的自研自发,不过现阶段我们还是希望整体走的更稳一点,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这样我们也能有更多的精力专注研发和IP构建。

03
大江东去浪淘尽

茶馆:和你20年出来创业的时候相比,你觉得现在行业整体大环境变好了吗?

贾菲:中间有一段时间挺好的, 但在2022年9月份这个节点,我觉得整体不算轻松。

茶馆:二次元可能会更糟一些。

贾菲:虽然很遗憾,但我觉得也是必然。

茶馆:为什么?

贾菲:作为一家二次元企业,做出比肩市面上几款头部的二次元产品当然是每个创业者梦寐以求的,但有时候搞清楚自己的实力去做产品、做公司确实是最现实也是最朴素的解法,而因为你做出了这个选择你的规划会变得相对轻松一些。


茶馆:具体有什么建议吗?

贾菲:我举个例子啊,不一定谁都爱听。

这两年国内的投资热潮下很多小的二次元团队拿到了投资,很多大厂也大刀阔斧的去布局二次元。对于整体二次元市场来说,我觉得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情,毕竟越多的人入局,蛋糕才能越做越大,市场也能得到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但很多投资的和背投的其实没想好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投资的往往没有后续,被投的拿到了钱却迷失了方向,没有好好的思考对于团队来说这笔钱怎么用最合适,说白了就是有些理想化,轻看了市场,也低估了大环境的影响。

到了2022年9月份,现在这里面活着的团队还有多少?恍然大悟开始集中调整战略、砍项目、降低市场预期的大厂又有多少?做成一件事真没有那么难与复杂,以小博大的奇迹人人爱看,但真没必要人人都去抱着这个奇迹活着。

茶馆:是这样,我也听说了很多蛮真实的例子,其中有个活生生从40亿估值降到20亿还是没人敢投的。

贾菲:选择就是这样,有时候选错了或者错过了,可能就再没有机会了。


茶馆:最后我们再聊聊二元吧,这两年有个很热门的话题“工业化”,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贾菲:工业化在我们看来其实就是提升产品效率的问题,背景是因为硬件的高速发展和玩家品味不断提到所带来的,是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

具体到二元这边,我们现阶段还在努力跑工业化,用项目的成熟度、流程标准化来验证我们的成果,有条不紊的在推进。工业化标准下,团队是可以“犯错”或者造成项目“延期”的,但理由一定不是我们时间不够,而是我们在用更高的规格与工艺替代旧的东西。


茶馆: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贾菲:当然是《跃迁旅人》的各种工作了,接下来会很忙,然后对于二元整体规划的话,我打算在成都搞个美术中心。

茶馆:成都?

贾菲:是的,其实很早就定下了,不过因为疫情的原因稍微耽搁。

不过问题也不大,前期工作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包括新项目的制作人以及成都二元团队的搭建,都是临门一脚的功夫。

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开工妥妥的。


联系作者请点击






推荐阅读

每一个「在看」,都是鼓励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元宇宙YIBT.COM All rights reserved.元宇宙YIB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