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十月,在中国,“元宇宙”正在火爆蔓延...

  • 元宇宙世界
  • 2022年9月23日09时

刘慈欣在《三体》中构建过宇宙社会学


从两条不证自明的基本公理出发:

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同时引入两个概念——猜疑链和技术爆炸,最终推导出以下场景:

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同类,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只做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整个宇宙中,他人就是地狱。


这就是很多科学家都认可的“黑暗森林”理论,虽然它仅仅是科幻设定


元宇宙呢,它的社会学又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图景?


要讲清楚“元宇宙社会学”并不容易,这是一个系列话题。


但不管有多复杂,首先要讨论的是它的主体——

01

元宇宙中的“人”


元宇宙中的人不再将黑白黄棕颜色来划分人类,也不再以疆域来定义民族,它有各种信息域的划分,简单分类如下:

No.1

虚拟的假人

事实上,所有真实的人在元宇宙中,都有自己的多重虚拟映射,产生了虚拟数据身份。

真实的你贫穷,你的虚拟身份可以是富贵的蝙蝠侠

真实的你矮小,你的虚拟身份可以是高大威猛的浩克

真实的你乏味,你的虚拟身份可以是艺术天才

......

更重要的是,满腹情操的你在日复一日的重复枯燥的生活中,你的多个虚拟身份可以展示你内心丰富的想象力,你可以自己设计身份、元宇宙世界


不过,影子再好看、再有意思,终究是真实的你的影子,不是你本身。


怎么能真正活在元宇宙中?

No.2

意识上传的真人

①脑机连接:《黑客帝国》

未来脑机、身机连接技术成形后,传感器直接和神经网络连上,这就不是虚拟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受了,进入虚拟数字世界的你,是“真”的。


②更换身体:《阿凡达》

脑机连接技术进一步成熟,可以把一个人的意识和记忆下载、上传到另一具肉体、机器;甚至电脑上面,活在电脑上,开机醒来关机休息,在元宇宙中自由活动。


③彻底进入数字世界:《超体》

寄居在电脑芯片上,不如彻底放飞自我,放弃硅基壳,融入永不断电的网络之中,犹如修道成功后的登仙,永生不死。

不过,无论是脑机连接还是阿凡达,都是以人为模板,以人的意识为主体,他们是从真实世界移居到元宇宙的移民,不是原住民。

No.3

原住民AI数字人

AI数字人一开始就是程序设计而成,没有真实的碳基或硅基身体,不受到任何束缚,原则上可以在元宇宙中遨游。它们是元宇宙的原住民,不是移民。

比如百度APP上新近推出的数字人,具备语音对话交互,识别用户需求,唤起各类生活服务等实用功能。

AI数字人由于摆托了肉身的束缚,只受到数学规律的限制,而数学的世界更抽象,这意味着AI数字人的能力将以数学为边界,而不以物理为边界,它们的未来,将极大影响元宇宙内部的权力格局。

02

元宇宙里的终极博弈


元宇宙是人类创造出的“新世界”,它既非天堂,亦非地狱,与现实世界一样,充满了利益纠葛权力斗争。


做一点推测,未来元宇宙中的下列博弈现象极为常见:

No.1

乌合之众的极乐狂欢:一九定律

刺激丰富,体验极致,在元宇宙中能保持清醒的人会越来越少;


元宇宙沉浸程度比现实社会游戏更深,时间久,偏理性的人和偏感性的人的分布,就会从二八定律变成一九定律。


元宇宙的技术将实现感官享乐主义,各种小宇宙就是寺庙教堂,乌合之众是它的狂热粉丝和朝拜者。


那么,元宇宙的牧师和神会是谁?

No.2

高级玩家的暗宇宙

顶尖程序员、天才科学家等元宇宙的高级玩家,他们发现元宇宙被乌合之众占领,无法实现当初建设元宇宙的梦想,一个人人自由、互相开放的“美丽新世界”。


这些人在元宇宙的隐秘节点,通过多层数链接,建立暗宇宙,只有少数人能够通过自己的发现、审查、注册进入暗宇宙。


高级玩家结成团体,成了元宇宙背后的操控人。

但是,终究会有人反抗的。

No.3

个人英雄主义的小宇宙

顶尖玩家操控议题和热点,聚集的粉丝信徒可在数小时内到达数百万;一个高级玩可以带领数千万的粉丝,对大的区域组织口诛笔伐,甚至发动金融攻击。


元宇宙的玩家,无论是乌合之众还是暗宇宙,他们的跨疆域行为打乱传统秩序,长远下去,元宇宙将倾向于被英雄统治。


不少种族将本地区的元宇宙同全球元宇宙公链部分隔离或完全隔离。他们进一步组成元宇宙联盟,来对抗全球元宇宙的巨大力量。

No.4

自然主义者对元宇宙的独立

完全隔离的小宇宙,把一部分人群约束在比较小空间的元宇宙中,还不够彻底。


元宇宙的虚拟形态、极致体验让很多拒绝虚假生活的人感到厌恶和恐惧,他们坚持要过一种真实的生活,拒绝脑机接口、虚拟三维投影技术,拒绝一切让人生活在含有一丁点虚假的世界中。


温和原教旨自然主义者,保卫自然宇宙,禁止一切元宇宙的应用,甚至禁止相关技术。


极端原教旨自然主义者,认为人类不能这样沉沦下去,立志于推翻元宇宙对人类的统治,如同《黑客帝国》中真实人类接入母体中寻找愿意脱离的人。

然而,元宇宙还有另一股极其重要的力量,他们巡游在元宇宙的各个角落。


一开始,它们低调潜伏,可能并不突出,但最后有可能成为元宇宙的“破壁人”,但它破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整个人类。


这个种类,就是数字人。

  超越宇宙 逍遥栖居

除了对宇宙起源与宇宙形象的认知,古人也十分关心自己如何与宇宙之中合理生存,如何与天地万物保持合理的关系。这其中道家思想最具超越性,尤其是庄子的思想,更加引人遐思,令人神往。

庄子在《逍遥游》中有这段经典的文字:“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这段文字不仅是进入庄子哲学的“第一站”,也是几千年来无数人向往的美好境界。在水中为鲲,进入空中则为鹏,鲲鹏展翅,后世的李白也惊叹“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

鲲鹏的生命是自然而灵动的,它被太多人寄托了少年意气,又被无数人看成精神自由的载体。

像鲲鹏这种可以在天地之间随意迁徙、变化的形象,已经超越了时空界限。这其中有一个颇为深刻的哲学思考:宇宙中“大小之辩”的问题。

在庄子看来,事物的大小都是相对而言的,这是一种“相对主义”。而逍遥的状态,就在于突破了这种形式上的局限。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时间也并非无穷无尽,但人追求自我超越的冲动却是始终存在的。

而鲲鹏这个美好的意象,让我们看到了超越时间、自我之后的逍遥状态,令人无比神往。

要想达到这一境界并非易事。庄子在《齐物论》中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这种“逍遥于天地之间”的状态是个体与自然的统一,是我们在宇宙万物中最佳的生存状态:既有个体主体性,又有自由精神,这并不是消弭个性,而是各种自由状态的并存。

古往今来,太多人向往逍遥的状态,但大多数人只能憧憬其美好,却在现实中与世沉浮,很难获得超脱的人生状态。庄子反对外物对人的约束,抛弃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或许才能获得更多的自由与幸福。

庄子《大宗师》中说:“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哲学家牟宗三曾说:“道家的智慧是‘忘’的智慧……相忘是一种很高的智慧”。拥有“忘”的智慧,可以让我们放下很多执念与烦恼,也能达到更高的精神境界。

要想真正做到“相忘”,还需放下心中过强的执念,尤其是对物欲的执念,要不然就会陷入欲望的深渊,难以挣脱现实的桎梏。

庄子笔下的鲲鹏,似乎是一个没有烦恼与执念的自由状态,它超脱于现实之上,融入大自然的变化,身体形态也能轻松转换。

鲲鹏与逍遥的状态,是古人想象力的呈现,也是对现实之上超越精神的体现。

这其中的“游”,就是一个自由而畅快的状态。德国学者汉斯-格奥尔格·梅勒认为这关乎“我们来自何方”这一终极问题:“‘游’的运动状态漫无目的,它没有发端,没有终点,却体现着一种敏锐的适应能力”。

这种漫游的精神状态,其实古往今来一直存在,越是精神自由的生命,越能感受到它的魅力。

古人面对无边无际的宇宙,会产生无穷的想象,却在现实中不得不感叹生命的局限,以及生产力的有限,古人的迁徙能力受制于身体与自然条件的约束,只能想象出各种有极限能力的生灵。

水中之鱼,空中之鸟,都激发着古人的想象力,长此以往,便产生了各种神话传说。不论是盘古的故事,还是鲲鹏的诞生,都是如此。

正是这种在宇宙中“游”的状态,让人们获得了心灵上的自由,即便宇宙是辽阔的,个体也能在心灵自由中实现真正的逍遥与超越。

如今,现代科学技术实现了对更遥远的星空的探索,可以在渺远的宇宙中探索更多的奥妙,古人对宇宙的朴素认识,于今看来也颇具想象力,而道家思想中关于人在天地万物之间如何逍遥栖居的思考,也值得今人细细品味。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元宇宙YIBT.COM All rights reserved.元宇宙YIBT.COM